必赢437登录民主是个中性词

日期:2019-11-26编辑作者:动漫动画

2003年,伊拉克萨达姆暴政被推翻,伊拉克的民选政府在美国的扶持下成立;

直接民主

上一篇文章提到,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认为利用直接民主的方式可以找到公意所在。

当然问题也不少,人们不同的种族、风俗导致了不同的道德标准,基本需求以外的需求是否真正的有一个一致的标准也是存在疑问。如果没有一致的标准,就意味着少数人的声音被忽略。而在卢梭看来少部分行为上不遵守公意的人,就会被认定为反社会份子,并且有可能会被处以极刑。

卢梭的制度设计,在方式方法上看起来非常符合平等和自愿的标准,他似乎认为美好的过程应该会带来一个不错的结果。但是这种参政议政的方式难免产生各种决策落地滞后,国家作为统治机器的效率严重降低

2010年,一场从突尼斯开始爆发的茉莉花革命,席卷了整个中东世界,埃及的穆巴拉克下台,利比亚的卡扎菲见了真主,阿尔及利亚,也门也受到波及;

参与制民主

有部分人在卢梭的制度设计之上,提出来了参与制民主(participatory democracy),也称半直接民主。在他们看来看来,少部分人被迫的妥协,顺从并不代表他们享有自由。而他们即使跟大多数的人意见不一致,我们也应该避免多数人的暴政发生。就算他们的声音不被接受,至少也应该被听到,因为我们不能排除大部分人意见一致时也会犯错的可能性。

他们指出,如果我们要求在政治生活上的民主,那么日常事务,也应该将民主贯彻到底。 比如家庭生活、工作学习上,因为这些事可能跟我们的生活更加密切相关。这样的决策和讨论的过程势必浪费十分多时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人民似乎也没有了除政治生活以外的生活。

而我们又不能说直接反对卢梭的社会公意论,因为,这似乎意味着反对了每个人参与制定国家政策、法律法规的可能性。

2011年,叙利亚自由军成立,独裁者阿萨德的统治摇摇欲坠……

代议制民主

于是,密尔构想了一个代议制的政府。代议制政府包括:全体人民是政治权力的最终来源,人民将权利让渡给有能力且能够代表他们意愿的人,但人民仍保留着对国家的所有权和终极控制权,“关涉大家的事需得到大家的同意”应成为立法、建立政府及其他政治决策的基本原则。

“这种参与的范围大小应和社会一般进步程度所允许的范围一样,只有容许所谓的人在国家主权中都有他的一份才是终究值得向往的。但是既然在面积和人口超过一个小市镇的社会里,除公共事务的某些极次要的部分外,由所有的人来亲自参与公共事务是不可能的,那么我们就可得出结论说,一个完善政府的理想类型一定是代议制政府。”——(密尔,《代议制政府》)

与柏拉图观点不同的是,密尔认为要防止政府官员权力的滥用,权力应该被分散,同时要有一种制衡的机制。

代议制民主并不能解决选民智力和教育背景的问题,给予他们投票权,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够分析得出,什么样的选择是对所有人都有利的。

虽然密尔担心有些人会因为一己私利或者阶级利益无视所有人的公共利益,但是他更加担心有些人根本无法判断出什么是公共利益。

John Stuart Mill,J.S.密尔(1806-1873),19世纪英国著名哲学家、经济学家、逻辑学家、政治理论家。旧译穆勒。西方近代自由主义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 密尔在自由主义发展史上的重要性在于,他第一次赋予自由主义完整而全面的理论形式,从心理学、认识论、历史观、伦理观等角度为当时已经达到黄金时期的自由主义提供了哲学基础。

所以密尔提出,应该有一部分人——那些人的没有受到良好教育的人,将会暂时被排除到选民的队伍之外。而那些教育程度良好的,能够做出正确判断的人,则应该给他们更多的投票机会。他觉得应该把选举政府官员甚至是国家领导人,这样的影响国家前途命运的事情交到明智的人手中。

但是拥有选举权意味着在社会中得到尊重,而每个人都有被同等尊重的权利。民主的也正是为这一目的服务的。而密尔的复数投票和剥夺部分公民的投票权似乎违背了民主的本意。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立删。

在当时,这曾经是民主化进程的重要里程碑,整个西方民主世界为之欢呼雀跃,中国国内也有一些人从中看到了希望,我相信,这种欢呼是真诚的,每一个国家,从独裁走向民主,都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提供参考。

然而,在短短数年后的今天,当我们把视角切回到中东地区时,却发现,今天的中东,并没有因为民主化的实现而走向文明,相反,一些怪异的东西却浮现出来。

在伊拉克,逊尼派和什叶派武装冲突不断,战争早已过去,但恐惧却从没有在人们的生活中消失,哪怕一天也没有。在巴格达,城内是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城外是残忍的极端主义叛军,人们对身边的死亡早已习以为常,每一句话都可能是自己留给这个世界的遗言。

在埃及,政府军用血型手段镇压了示威者,而相当一部分民众却为之欢呼,仿佛死去的只是一群苍蝇……

在叙利亚,伊斯兰国已经成为了被解除了封印的魔鬼……

在远在欧亚大陆另一端的中国,也有不少人兴奋的找到了例证——民主以后就会这样。

民主政治,一直是中国这片政治荒漠上最稀缺的雨露,在民主政治的浇灌下,北美、欧洲,我们身边的日本、韩国,和我们同种同文的台湾,都结出了富足、自由的果实。从闹剧般的百日维新,到新文化运动,再到二十六年前那次付出了无数年轻生命的徒劳献祭,相当一部分中国人一直把民主当作自己的理想,甚至毕生追求,甘心请愿为之付出自由乃至生命。然而,在中东地区的人间惨剧,却让民主政治不再是一个答案,而成为了一个问题。

究竟问题出在哪里?是民主政治的问题,还是这些国家的问题?为什么来自于大洋彼岸的龙种,会在中东的土地上收获跳蚤?

如果再回看历史,恐怕不得不得出一个答案,民主是个中性词,是的,仅仅是一个中性词。

民主一直是一个中性词

抛开现代关于民主制度繁复的改良以及创造,民主制度其实就是选票政治。当代中国人,乃至世界上相当一部分人,言及民主时,往往总是寄托着美好的愿望,其实是不知不觉中把美国和欧洲当作了民主制度的代表,这种想法其实并没有太大的错误,然而却并不全面。

民主并不是一个新东西,广义上的民主,并不是那种在文艺复兴之后形成的三权分立,权利代行制度。在原始或者接近原始的社会形态下,民主是与生俱来的。最开始,人们以部落形式群居,彼此都有非常接近的血缘关系,在社会分工方面,也没有清晰的界定,这样的社会,有着天然的平等,所以,这样的社会以一种类似于民主制度的形势延续和发展了很久。伴随着农业技术的不断发展,人口越来越多,交流也越来越频繁,人们不得不共同生活,却没有办法相互控制,于是在彼此力量均衡的前提下,民主第一次登上了人类历史。这时的民主,其实更类似于现代的寡头政治。一少部分有政治权利的人,通过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决定共同体的命运,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雅典的城邦民主和游牧民族的可汗推选。

可能有的人会反对这个说法——雅典城邦民主并非寡头政治,全体雅典公民都可以参加到其中。但这些人可能忽略了一个问题,雅典人并非全是公民,有相当一部分是奴隶,这些人没有任何政治权利。而游牧民族的可汗推选,则类似于现在一些人所提倡的自上而下的民主,一帮宗族里的黑社会老大,一起选出共同的老大。这里说句题外话,这种民主号称自上而下,其实只有自上,没有而下,在选举之外的场合,在选举委员会以外的世界,阶层是高度固化的,要么基于血缘,要么基于拳头,时间过去了几千年,但走这条路的结果恐怕不会有什么不一样。

这就有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早期的民主都是这个德性?为什么不能够实现真正的全民民主呢?

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可以克服的,第二个是没法克服的。

第一个原因在于,这时的地球社会依然是分布在各个水系周围的封闭世界,即使有交流,多数也被语言不通所阻碍。现代人交流靠的是视觉听觉,而不同族群的原始人交流,多数时候靠的是触觉和味觉。智人觉得尼安德特人的味道不怎么样,尼安德特人觉得智人很可口,或者反过来,但也仅此而已。于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甚至非我族类其种必异,成为了当时人们的共识,柏拉图之类的先贤,在把奴隶排斥在人类之外时,没有任何负罪感,哪怕时至今日,在拉美一些国家,肤色深的人理应社会地位更低,也是不少人的共识。所以,他们既然不是人,自然不能享受民主政治。这个问题,直到美国南北战争,才初现解决的曙光,在德克勒克释放曼德拉后,才基本解决。

第二个原因在于,当时的生产水平根本养不起真正的民主制度。民主制度最大的问题就是低效率。民主的低效率可以说是与生俱来,因为民主的核心就是妥协。打个比方,比如说三个人一起出去玩牌,两个想打斗地主,一个想打炸金花,通常都是打斗地主。但同样经常看到的是,在玩了几次斗地主之后,他们偶尔会玩两把炸金花,否则你下次很难再把那个人约出来。这就是民主低效率的来源——所有人都要照顾到。甚至还出现了所有人都照顾不到的情况。比如四个人,三个想打斗地主,一个想打炸金花,但实际上,最后他们不是打麻将就是玩升级了——你总不能三个人玩一个人看吧?相比之下,独裁就简单得多。一个领导说玩斗地主,那么别人谁也没意见,哪怕多一个人,也会自愿或者不自愿的担当伺候局的角色。独裁才能大干快上,这也是为什么中国能够修长城、京杭大运河、都江堰,而雅典人屁都没造出来的原因(当然,集权政治在制造人祸方面也是有很高效率的,苏联的大清洗,柬埔寨的大屠杀,还有中国什么什么,都是中国人,不用装外宾)。所以,当时为了保证效率,必须有人不参与到民主政治中来,这部分人就是雅典的奴隶和游牧民族的平民。

第一个问题,随着人类的交流与进步,得到了解决;而第二个问题却是无法解决的,以至于断送了民主制度本身。很快,雅典城邦覆灭,欧洲的主体文明变成了更集权一些的罗马共和国,而罗马共和国则被效率更高的罗马帝国所取代。

文艺复兴以后,生产力的发展,似乎能够养得起民主这只吃效率的巨兽了,于是,西欧、美国纷纷诞生了民主政权,而且发展得不错。其间虽然有黑奴贸易,妇女没有选举权等问题,但随着文明的发展,这些问题都被解决掉了。民主政治下的经济日渐发达,人权状况好得一塌糊涂,贪腐等问题也得到了解决,人们开始相信,民主是一剂万能的灵药,可以解决任何人类社会发展中的问题。

然而,伴随着二战的结束,民主政治向其他地区扩散,这个说法似乎遇到了一些挑战。在印度,民主并没有带来富足的经济,反而是与集权的中国相比都不遑多让的贪腐;在拉美,左翼民主政府的贪腐比右翼独裁者的政府还严重,而经济发展水平则远低于独裁时期。此外,在民主的国家中,又诞生了一些怪胎,比如菲律宾的阿基诺夫人、缅甸的昂山家族、印度的尼赫鲁家族,似乎回到了贵族统治的时代。与此同时,韩国、新加坡、智利、台湾经济的高速发展,似乎又宣告集权政治同样可以带来良好的社会经济;邪恶帝国苏联,也曾在勃列日涅夫时代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这不禁让人们怀疑,民主真的能带来高速增长的经济么?民主真的能够彻底遏制贪腐么?

押沙龙先生曾经做过一个统计——民主程度与经济发达程度的相关性。统计表明,从整体上看,民主国家经济更发达;除去石油帝国的富国中,这种倾向更明显;在中等经济水平国家中,民主与独裁和经济相关程度不大;在穷国中,民主国家经济更好一些。押沙龙先生有着理工科出身学者的严谨,他并没有从这个统计中得出因果性结论,只是说出了一些相关性,其中他有一个观点,我非常认同,那就是,也许并非是民主会让经济变得发达,只是经济发达的国家更喜欢民主。如果非问我民主是否能够带来发达的经济,我只能说,至少现在我看不出来民主与否与经济是否发达有什么关系。

至于民主能否遏制贪腐,这个我连研究都懒得做,看看印度,看看那些民主的发达国家,看看拉美,民主跟清廉没有必然关系;再看看新加坡,看看朴正熙、全斗焕时代的韩国,看看蒋经国时代的台湾,你同样会发现,集权并不等于贪腐。

所以说,民主并非是一种万能药,它所能解决的只是公平与正义的问题,能够让人们为自己的命运负责,能够让斗争中的输家还有条内裤回家。但在一些环境下,即便这个问题,民主都解决不了。

民主是种奢侈品

前面说过,民主所带来的是公平与正义,而手段是妥协,但也并非每个民主国家都拥有这些。比如茉莉花革命中的各个国家,离公平与正义的距离,似乎比独裁时期还远。

这就不得不说出民主的另一个特质了,民主是种奢侈品,是一朵娇贵的花朵,只能生长于适宜的土壤中。而这种土壤,必须具备以下几个特质。

一、 世俗化与妥协

在很多人眼中,世界是二分的,一种国家是民主的,另一种国家是集权的。也许这么划分没错,但同样存在着另一种划分方式——世俗化与宗教化的。

所谓世俗化,指的是人们对世俗权利的诉求大于宗教信仰。说白了,饿了要吃饭,骚了要做爱,想撸了要看片,无聊了要看韩剧,最起码最起码的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反过来说,如果人们自发的出于宗教原因压制自己的世俗欲望,到了一定程度,就是宗教化了。

这里有个很关键的词,自发。如果一个国家被教权统治,而这个国家的民众却都喜欢世俗化的生活,那么这个国家也具备世俗化的土壤。最直接的例子就是苏联,被一种类似于宗教的东西统治,类似于教会的东西大于国家权力,但问题是民众没几个人信,他们关心的是今天麦面包的的队伍是需要排一个小时还是一天。这类国家其实也是世俗化国家。

当然,另一种情况也算世俗化,比如印度。印度教信徒会自发压制自己的欲望,但宗教组织在政治生态中的地位却并不是特别的高,这样的国家也算是世俗化国家。换句话说,要门世俗权力具有民众基础,要么世俗权力在政治中占有统治地位。

那么,如果没有世俗化,实行民主化又会是是什么样子呢?埃及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埃及有三股政治力量,世俗化政治的支持者,以穆斯林兄弟会为代表的原教旨主义的支持者和军方。前两者人数都很多,而后者手里有枪。结果就是,穆兄会诉求的禁止娱乐、一夫四妻等制度,在世俗化人们看来是绝对无法接受的;而世俗化倡导者所希望的相对自由的环境,在原教旨主义者看来也是无法接受的;而军方能接受的只有老子自己统治。这就形成了由于宗教化带来了各方难以妥协,民主选举的结果只能是赢家全拿。所以,埃及人参与民主政治的心态往往是赢了拿钱,输了赔命,换句话说就是赌品极差,原因很简单,赌注太大。同样下大赌注的是伊拉克。不同于其他穆斯林国家,伊拉克等国境内,既有什叶派穆斯林,也有逊尼派穆斯林,双方相互视对方为异端,除之而后快,选举不是在选将来,而是在赌命,这样的选举,输的一方除了掀翻牌桌,其实是没什么选择的。这时,民主的妥协原则已经荡然无存了。

当然,民族问题也很不太容易通过民主政治解决,但至少民族矛盾没有那么不可调和。印度人提出的办法是对付着一起过,南斯拉夫人的办法则是分裂,结果似乎都不太坏。而解决宗教问题的办法,恐怕也只能是劝人们看开点儿,搞世俗化。

而除了妥协之外,另一个必须是俗化的原因是,宗教化国家的很多价值观,与文明是相违背的。在西藏,流传着一个传说。一个少女,为了献身给佛陀,自愿死去,剥掉了皮,把皮蒙成了一面鼓,被称为阿姐鼓。这个传说在藏民心目中无比的美丽,而在我们这些自诩成长于文明世界中的人看来,却是无比的残忍与恐怖。在阿兹台克的历史中,这样的例子更是数不胜数,这样的社会,如果实现了民主化,真的会成为乐园么?

遗憾的是,茉莉花革命在带来世俗化之前,就给中东地区带来了民主,甚至是破坏了中东世俗化的进程——被推翻的独裁者几乎都是世俗化的,而沙特这种中古时代的实君主制国家却没有受到冲击。这次革命对这些国家走向文明的破坏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在独裁者被推翻后,很多国家废除了独裁者制定的婚姻法,转而恢复一夫四妻制的野蛮婚姻制度,妇女们蒙上了厚厚的面纱,民主化把这些国家向野蛮的轨迹上推了一大把。

说到这里,我不妨提出一个问题让大家思考,你们需要的真的是民主么?我想,除了个别极端的人,多数人需要的并不是民主,而是公平与正义。他们选择民主的唯一原因就是这条路似乎更容易通向公平与正义。当民主和公平与正义渐行渐远时,它还真的值得去追求么?

平等与自由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真理是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如同沙漠般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今天,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朝一日,那里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将能与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进。”

马丁•路德•金的讲话,在今天看来,依然有一种让人热泪盈眶的力量,因为,他所触及的是人们心中最普遍的愿望,平等与自由。

每个人都渴望自由,每个被压迫者都渴望平等。平等与自由意味着我们可以不必因为自己的出身,而被决定一生的命运;平等和自由意味着,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不必担心被恶法迫害;平等与自由意味着,我们不必成为人肉盛宴上的掠食者,也不必成为餐盘中的两脚羊;平等与自由意味着,大家的事情大家决定,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平等与自由意味着,你的自由不可以侵害我的自由。

的确,通向平等与自由的路径中,民主是最直接的一条,但前提是,平等与自由已经在人们的灵魂中,出现了一丝一缕的痕迹。

一个平等与自由的社会,不该出现人下人,比如阿拉伯世界的女人;也不应该出现人上人,比如西藏的活佛。每个人生而具有的特性,比如女人,比如黑人,比如同性恋者,比如残疾人(在我看来这里应不包括精神残疾者,我以后会专门写文章谈这个问题),不应该成为他们被歧视或者被景仰的理由。

然而,在一夫四妻,女人带着面纱的世界中,在妇女不得不进行残酷割礼的世界中,你很难想象这里的平等与自由是如何定义的。女人是不是人?在这里并非一个不言而喻的答案,甚至,可能得出一个跟我们的世界相反的答案。

当然,美国曾经也禁止妇女参选,然而,一夫一妻制的传统,国王王后共治的政治惯性,让妇女自我意识的觉醒,政治权利的达成成为了水到渠成的事情。遗憾的是,中东等地区并没有这样的传统,女性被看作是东西,而不是人。选举者把女性当作了战利品,讨论的只是如何分配女性,却没有考虑到女性本身的人权,更可怕的是,这里的女性已经习惯了这种命运,马拉拉们的呼声,在这里显得是那么微弱。

这里还要再次说,民主是个中性词。人们的善良,会培育出善良的民主;人们的邪恶,也会浇灌出恶之花。美国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世俗化、妥协、自由、平等的民主国家,并非是制度的优越,而是人的优越。这是一个可以为自己从未见过的卢旺达、达尔富尔的民众死亡而深深自责的民族;这是一个能够养育出比彻•斯托夫人和阿卜拉罕•林肯的民族;这是一个可以在世贸大楼遗址上盖起一座清真寺的民族。这样的民族,能够也只能够产生和延续民主制度。而那些试异教徒、无经者、异端为魔鬼,视女性为牲畜,视同性恋者为罪人的民族,真的能够善待民主制度么?保受攻击的“韩三篇”,其实道出的就是这样一个常识。

民主是种奢侈品。它可以在贫瘠的土壤艰难生长,开出一些怪异的花朵来,比如东南亚的家族政治,比如拉美的无能官僚,比如希腊的福利支票,比如俄罗斯的强人政治,这些民主带来的问题,可以用再民主一些的方式解决掉。然而,民主无法在毒药中成长,原教旨主义、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只会让民主社会分崩离析,彻底癌变,让人们变成乱离人,甚至是乱离犬。

如果你热爱民主,热爱民主带来的公平与正义,那么,请你善待它,不要放任它在有毒的环境中生长,先净化它的土壤,再迎接它的到来——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但却是必须的。

2014.2.27

本文由必赢437登录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必赢437登录民主是个中性词

关键词:

【必赢电子游戏娱乐】如何实施个人知识管理

必赢优惠大厅官网 ,     大致大家都会有那样的经历:为了寻找二个地方、电话号码或电子信箱而翻箱倒箧,开销...

详细>>

freemarker:简单介绍

ApacheFree马克尔模板引擎:Java库来扭转文书输出(HTML网页,电子邮件,配置文件,源代码,等等)基于模板和浮动的多寡。模板...

详细>>

必赢437登录WebGIS最棒实施-2 在WebGIS程序中实现路

启动eclipse,打开FileImport菜单导入demos项目。然后把demos增到web-app项目标依赖项目中 附录 必赢电子游戏娱乐,:    ...

详细>>

必赢437登录陈意映:用我永不凋零的温柔,换你

觉民,假设人生必须每件事都要对前因有个交待,例如您的生要用死作交待,老头子要用妻子作证明,父亲要用外孙...

详细>>